嫁给这些职业男人的危险后果
作者:金亮点人才网 来源:www.jldrc.com 日期:2018-10-19 浏览

  分手了,他寄给我一张清单

  相亲的时候,介绍人把谢雷夸成了一朵花。的确,平时征婚广告里的“体健貌端,无不良嗜好”放在谢雷身上,可以说是一点都不打折扣。特别是他的职业,让介绍人觉得很骄傲:“他一出学校就过了司法考试,别看现在是助理,明年就是律师了,又体面,又赚钱。”

  吃饭那天,谢雷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。看得出来,他和那些刚出校门,穿着西服还束手束脚的男生不一样。当我这么夸奖他的时候,他微微一笑,说:“律师对外表要求也是很高的,站出去不一表人才,怎么让人产生信服的感觉呢?”

  果然是未来的律师,口才—流。没过多久,我和谢雷成了男女朋友。虽然不清楚他到底打什么官司,但有个律师男友,还是让我挣够了面子。亲戚朋友都说,这次的对象,从里到外,都是优等品。

  渐渐地,我觉得和谢雷交往有些压力。他不喜欢去路边摊,约会吃饭一定要在高档的餐厅;至于我喜欢看的电视剧、喜欢的流行音乐,在他眼里更是不值一提。他曾经不屑地说:“你喜欢的都是些什么垃圾?”

  就算这样,我也忍耐了下来。他每次吃完饭都要打发票、写收据的“怪癖”,我也没当回事。

  去年10月,他终于独立接了第一桩案件。为了庆祝,我特意买了一件羊绒衫送给他。没想到他接过礼物,第一个动作竟然是去翻标价牌。当他发现我把标价牌取走了的时候,就直接问我:“这件衣服多少钱?”我一愣,笑着说:“我送你的,别问价钱了。”

  本以为这事情就过去了,谁知道他话锋一转,说起了他办的案件:“在离婚的时候,这种比较贵重的衣服,我们都是要估价的……”一顿好好的饭,吃得不欢而散。

  回到家,我越想越委屈,冲动之下,发了条短信给他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他也没回。

  第二天,我气消了,结果打开邮箱一看,他居然发了一份清单给我,上面详细列出了从交往开始我们花的每一笔钱。好多我记不清楚的地方,他居然还留着收据……

  这下,我坚定地下决心分手了。如果真要结了婚,走到离婚这一步的时候,会不会也收到一张自己老公开出来的离婚财产清单外加律师函?

  我是女友,不是病人

  找了个当医生的男朋友,好还是不好?至少亲朋好友知道陈湖的职业后,都是羡慕得不得了。他们的羡慕,不外乎是在看病这么贵的今天,家里配备了一个随叫随到、完全免费的专业医生。还有亲戚艳羡地对我说:“以后你们结了婚,你家几个去看病,就不用排队了。”

  每当听到这种话,我总是笑一笑。有个医生男友,整天有人在身边嘘寒问暖是不错,但是每次在他面前,我总有种尴尬。

  我从青春期开始,就有痛经的毛病。因为这个,我几乎是妇科的常客。自从他知道了我定期去医院检查,就坚持要陪我一起去。在老医生和蔼的目光下,他把我的经期时间、症状、活动说得无比详尽,我疑心自己都没有他知道的那么多。

  出了医院,我开口问他:“关注这些,你不觉得尴尬?”他不解地看着我,说:“实习的时候,我们每个科室都要轮班,当然妇科也要去。”见我很郁闷,他又安慰我:“你不用觉得尴尬,我实习的时候,什么病例没见过……告诉你吧,我们眼里,人体就是一个个器官,只有健康与否,没有美丑之分。”

  不知道他是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,还是真这么想。反正我每次和他约会,都会想起这句话来。只要一想起他面无表情地说“人体就是一个个器官”,我就觉得化妆、打扮统统都没有意义了。既然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器官,那还有什么“女为悦己者容”的必要呢?

  男友和电脑,只能留一个

  男友大鱼是我一个死党的同事,在她的公司网络部门做网管。我和大鱼的第一次交谈,是在死党的QQ上完成的。当时大鱼发过来一个笑眯眯的表情,告诉我他刚把这个被盗的QQ拿回来,正在为电脑杀毒:“最近新木马挺多的,你也注意给电脑杀杀毒。要不,我传两个专杀工具给你?”

  这个热心又懂电脑的男人,先变成了我的网友,又变成了我的男朋友。

  在大鱼之前,我曾经有个谈了两年的男友。大鱼对我前面的那段恋情很介意。他总是旁敲侧击地问起我的前男友。因为觉得尴尬,我拒绝和大鱼谈我的前男友。为了避嫌,也为了不让大鱼难过,我把QQ空间的相册和当时的日记都设了密码。

  没过几天,大鱼陪我去配眼镜。我正拿着几副红色的眼镜框比来比去,大鱼突然在身后说:“你不是有两副红色的镜框了吗,怎么还买?”我心一惊——我的红色眼镜框在和前男友分手后就已经扔了,大鱼可从来没看到过!

  回到家,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QQ空间。密码还在,但我还是不厌其烦地把照片和日记都删除了。

  接下来的事,让我更难受了。有天我在QQ上隐身了好久,才等到大鱼的头像亮了起来。没等我和他打声招呼,我就被强制下线了!有过几次QQ被盗的经历,我知道这是有人在别的地方上了我的QQ。

  情急之下,我拨通大鱼的电话,谁知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,干脆承认,是他破解了我的QQ密码,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。而且,他也早就看过了我自以为锁得很严实的网络日记。包括我的手提电脑,里边隐藏起来的文件他都一一翻过。只要我一打开电脑,连上网络,他就能通过一个软件控制我的电脑。就连我移动—下鼠标,他都能知道。

  他语气很诚恳地说:“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想多知道一些你以前的事情。如果你一开始就告诉我,我也不会这么做。”

  我和大鱼吵了一架,冷战了一个月,但最终还是和好了。朋友都说,这不是个什么大不了的事,情侣都是互相共享QQ和邮箱密码的。家人更是觉得这不算什么大事。大鱼也保证,以后再也不翻看我的电脑了。但是有个做网管的男友,让我觉得自己在键盘上打字的时候,身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。